# 善善媽咪的英國日記之八

# 主動而堅定地選擇記住那些遇過的各種最良善的人的眼神、表情、心意和他們散發的愛、美好與好品質

這次來英國時,連英國的經典黑色計程車也都能用手機App定位叫車和綁定信用卡直接扣款和給小費了,比起三年前方便許多,且因為有評價機制和給小費與否(給多少比例,如5%、10%或12%),讓一般的駕駛會更認真,優良的駕駛更優良。那真的表現普通,甚至開車亂竄的司機就能直接使用手機設定那趟不要給他小費就好。

碰到從我們一上車不只有馬上由駕駛座下來幫忙跟爸爸合作抬輪椅帶人直接上倫敦黑色計程車,還有認真主動執行鋪好每台經典黑色倫敦計程車左側都有附的折疊式斜坡,還親切的給與笑容和問我們的需求的優良好司機,我們不但會用手機設定給10%的小費,我還會從上車司機打招呼並主動鋪好斜坡道(不是全數司機都會在上車下車時主動鋪斜坡道)起,發自內心微笑、點頭感謝,下車時更多加一句真誠的: Thank you so much. It was good service.(你做的服務很好)!

為什麽要「強化眼神對眼神地對司機的好服務和主動同理表達真誠的讚美,和給予好評跟10%小費」,就是要讓他們無論在評價上、收入上和心理上都得到報償,感到自己的良善與同理都得到最直接的回饋,那幾天後當我們回台灣了,有其他身障者家庭或我們可能三年後再回英國時,得到的服務都會越來越主動、同理、良善和美好!我也希望這些被真誠讚美過的司機,未來再去照顧很像善善的狀況的其他善善。

那天在溫莎城堡碰到特別照顧身障者家庭的以前是護士的職員(一位老年英國婦女),我就告訴她很謝謝她的良善、親切和同理,請她繼續照顧類似需要的身障者和身障者家庭,繼續散播她的溫暖和良善給其他類似的人。她也眼神對眼神,熱情真摯地主動跟我握手道別,告訴善善歡迎他來,我們都是「女王的客人」!

我們在倫敦或每次各國自助旅行的全程中,我幾乎都無一不例外的是我們家三個人中唯一對外發言處理與人相關事務的外交事務官,我覺得我有「我擅長的用交心真誠的方式與各國人互動的長項」,但不代表我偶爾不會碰到少數一些釘子般的人,如在博物館點餐時,碰到高傲的北歐人,一些路上不會同理或無感的世界各國遊客,和某些甚至會非禮貌地盯著善善看的很多中國遊學『小學生』,某個還盯著看我們吃飯、也不是那麽禮貌的南韓遊客,跟多數岀國時同理身障者反比英國人弱很多或絲毫無感的亞洲臉孔遊客,或其他ㄧ些和好人故事對比的感覺不好的小插曲,但*我想他們的存在就是「對比作用」,顯出什麽樣的教育和文化教養「更尊重人」,如果我要把能量和注意力相反地放在「無感、無知、沒禮貌或較缺乏尊重的人上」,世界和人生ㄧ樣存在二元性,好人(事),不好不壞的人(事),和不那麽好的人(事)。如果我選擇把能量和眼光留在他們身上。世界一樣轉動,那卻成了我的選擇、視角和感受!

所以我要「主動堅定選擇記住那些遇過的各種最良善的人的眼神、表情、心意,和他們散發出的愛、美好與好品質,讓我看到不同的膚色、人種和國籍下,那種外相褪去消彌後,裡面的人的最佳品質,我們所有人類共有的,裡面最美的靈魂和神性!我在裡面看到動人的無外相分別的美和一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