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善善媽咪的英國日記之五

# 在今生就有機會再次選擇新生命

每次世界自助旅行時,我其實是家裡唯一發言的外交事務官和翻譯機。因爲先生連中文都不太說,平時就較為寡言,口語表達和社交非他的長項。但是,他的英讀、研究和細瑣處理能力很強,會規畫好所有行程的訂票等書面連繫事宜!

我在台灣話也不多,反而回到英國來時,可以和投緣的英國計程車司機和機場接送司機聊得很開心,又讓他人深受我們的人生觀影響。

在白金漢宮裡,也能自然地和很多個白金漢宮的職員真誠流露地談話,表達感恩與欣賞他們的國家。

我分析自己平常不特別愛說話聊天,在需要投緣時,又具有國際社交能力,能和他人深入交流,甚至深刻影響他人的原因就是:

在國外旅遊時看到各國人一律保持微微的淺笑。未說先笑。沒事也笑。有時順手幫忙身邊的人拉著門,或是告訴計程車司機,旁邊的路人還要繼續搭他的車這些舉手之勞,都是「國際語言:笑容、幫忙(當個好人),和真誠感謝!」

謝謝始終掛嘴邊多說。甚至不只是短短的謝謝兩字,而是加強版,加上眼神語氣真心流露,多次感謝對方細微貼心的良好服務和態度。

我還會常在說謝謝外,如日本人般地常點頭表達感恩,甚至碰到特別良善入心的人時,自然會低頭雙手合十感恩,形容他們的好服務對需要的人可能如救命恩人般程度的重要,特別是在國外旅行時!

一抵達倫敦機場,來接我們的英國女司機和我很投緣地在車上聊了一個半小時,雖然當時雙方都在十分疲憊的狀態。她幫我們提下所有行李入飯店大廳後,主動要求跟我握手道別。

我通常不會也不喜歡說很表面的社交式語言(客套的場面話),時而會非常深入地與外國人分享人生和身障照顧的經驗和體悟,若有時間相處,投緣相契的英國人就會深受我的態度和觀念影響,反之留下深刻的印記。

我也深刻感受到爲什麽人需要深度遠距的旅遊體驗,「以超脫原來的生命劇本和地域關係,才能擺脫如黃金鼠轉輪圈的相似又無止盡的日常生活,再次還原、感動和重生!」

有點像在今生就有機會再次選擇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