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善善媽咪(賴素苑)的身心靈療癒故事(My Healing Journey)

善善是在2006年4月出生的,在醫院只要有早產或是曾急救的嬰兒,通常在六個月大起就會開始安排復健,所以出生後好幾年我們母子頻繁出入醫院門診和復健,甚至初期每週共排了三家醫院的復健,好增加復健時數。我就這樣開車(或含孩子和推車包包抱上抱下搭計程車)帶善善往返家裡、醫院和台北榮總旁的發展中心(善善的幼稚園)這樣過了好幾年的時間。

他自出生後除在學時間外,幾乎是我全時看著親自帶大和用心教育的,猶如骨中骨、肉中肉,袋中小袋鼠和袋鼠媽媽般地緊密依存。照顧上時常毫無轉銜時間,早期自己常真的沒有時間吃飯,總是先以孩子吃飽為主。家人時有輪替讓我喘息或幫忙的時候,但早期長時數獨帶的,多數幾乎都是我一個人,每次自己身體只要不舒服就很擔心帶不動孩子,而不是擔心自己的身體,因為自己絲毫沒有身體不舒服的空間。

直到2015年初善善快10歲時,因為已長大,又是徐動型腦麻(無口語、無法獨立站走或生活自理),同時是個非常活潑、聰明有主見,想法多又好動的男生,我已無力單獨長帶。加上當時爸爸原來任職的國際型大公司,常無分日夜必須待命,我們家又不偏好請幫傭,拿一種不自由換另一種,所以長年只請過鐘點數小時的在家照顧喘息服務,仍覺得有外人在家終究不方便,所以爸爸改為在家遠距彈性工作,和我一起共同合力照顧善善。

在善善一歲前後,外公意外跌倒後持續昏迷,送往台北榮總經歷兩次腦部手術後,因為併發心肌梗塞,兩個多月後在台北榮總後山辦了告別式,回到天上去。那一段時間,我白天全時在照顧善善和陪他去醫院復健,晚上又幾乎天天去榮總看我爸直到火化那天,這樣日夜在醫院消耗生命能量的結果,直到有天我發現自己開車載善善復健完從振興醫院回家時,突然前方出現幻覺,感覺突然有輛車從前方閃過。那之後我才發現自己陷入長期的重度憂鬱,開始很怕看到任何人或打招呼,白天毫無起床的活力和意願,哭泣或心情沮喪的頻率變得很高,只是因為一直必須解決面前的問題而把情緒壓抑下去了,而且我爸是在世上最疼愛我又最共鳴相似的一個親人,他的往生讓我失去了台東娘家最重要的一個親人。偏偏善善待了三年的幼稚園(永明發展中心)正好在榮總旁,從士林家中開車去回都必經榮總,發展中心旁邊的停車場還剛好能看到榮總整棟樓,時常觸景傷情,讓我總感覺這巧合對我很凌遲與殘忍。

在那之前,我就覺得時常跑醫院復健科和其他樓層,看到無分年紀,從嬰幼兒到成年人到老年人各式各樣的殘缺或身上戴著各式各樣的管子,躺在病床上。含才出生兩天就因為缺氧收到病危通知,我才受完劇苦生下就又差點失去的善善,從太早就一直讓我看到人生的不圓滿和各種病苦跟缺憾而失去希望。這一幕幕的畫面時常都在消耗我的生命能量,從善善出生後,我是從每天哭很多次,到一天哭一次,到很多天哭一次,到久久才大哭一次,這樣一路慢慢調適接納過來的。早期我出門常戴棒球帽和太陽眼鏡是因為常常才剛大哭過眼睛紅腫,心情不好或不想跟別人直接對到視線,現在則是真心喜愛和適合自己的風格才常戴的!

一歲時復健科醫生初次診斷善善為腦性麻痺,一歲前腦麻這個字不曾出現,對我們也很陌生。初診斷為腦性麻痺時,醫生只說以後可能體育課不能跑步,三四歲前也只聽過口語可能比較慢才會發展出來。重度的肢體障礙(無法獨立站走和自理生活,需要餵食)和口語障礙都是積極復健,仍發展不出來而慢慢才知情和一點一點慢慢接納的。而且因為善善是多重障礙,生活上非自理,身體習慣不停地動來動去,就連幫他剪髮都是一大挑戰和一樁苦差事,又非直接口語表達,常需聽音辨義,使我們生活上,大腦都時常都處在無法全然放鬆的持續待命狀態。

最早的時候,我經由醫院治療師建議,接受心理諮商服務,斷斷續續接受心理諮商很多年的時間。初期長期依賴心理諮商,也是為了避免跟不專業的人吐苦水,避免造成親友的壓力,或是如果跟不適合的人吐苦水可能反有反效果。但是長期地依賴心理諮商,也帶給我不便和不自由。往往心理諮商時數極其有限,供不應求,所以苦水還是時常潰堤滿出來。而且知名英國催眠專家Marisa Peer曾提到,心理諮商和傳統醫療因為持續聚焦在談論問題,反而可能因為吸引力法則反而吸引放大問題!

長期有書寫的習慣來釋放情緒,因為書寫是我天生擅長喜愛的表達方式,早期網站的復健早療經驗書寫曾幫助過類似家庭的家長從絕望中走出來,曾有相似經歷的家長因此感恩過我很多年,當時曾經因此得到過生命記錄類全球最佳華人部落格的榮譽,並因此認識過一些曾互相支持的類似家庭的朋友。漸漸地隨著我們的生活因為復健成效明顯已有瓶頸,孩子逐漸害怕進治療室,我也害怕進醫院,而不再以努力復健,轉以快樂愉悅自然地生活為主。後來我們的人生主要基調改變,不再以努力改變現實為人生觀,有意識地自主選擇以優雅愉悅地自然生活,享受人生與美食,和創作及旅行為人生的主要基調。

從善善三歲入學後,我終於有點自由時間,開始在他上課時間去游泳、騎腳踏車和開始規律到健身房運動和上舞蹈、瑜珈、皮拉提斯等課很多年的時間,此外也接觸了重量訓練和敲膽經的養生習慣,常到自家周邊大型公園聽音樂快走,養成了長期的運動習慣和喜好,變得持續更關注健康和活力而不是疾病本身。瑜珈和皮拉提斯這一類結合動態跟靜態的課,曾經非常深度地幫助我回歸身心靈的平衡,當時至今我也大量閱讀相關書籍,更健康地飲食和生活,多以新鮮、太陽親吻過的帶天然水份和養份的蔬果為主食,自己也有很多身心靈都健康的國際學習典範人物,持續在誘發我選擇趨向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正向擴展的思考模式!同時把禪的概念落實在生活上,一次專心地只做一件事,鍛鍊自心不飄到過去或未來,只活在當下眼前,就只做好眼前的一件事!這樣的習慣曾讓我非常地定靜和帶光(就是臉上因為內在平靜的反映,自然會透光)。

此外學了鋼琴和古箏,透過以前長期在校合唱團的訓練和天生的音感,隨時可以透過彈奏音樂和自彈自唱來紓解、釋放、表達情緒,甚至能自由創作歌曲或彈奏自由的即興音樂。做事中、在車上、生活中或休息時我常一邊戴著耳機在聽音樂或聽演講,並減少腦內雜音與煩惱,因為我們的心理需要的激勵和養份絲毫不減於生理上的平衡或滋養。我們假日或課外時間時常大量親近大自然,在放空吹風中得到無語、無價的心靈療癒。

我也曾透過心理醫生的推薦接觸了正念(mindfulness)冥想和畫禪繞畫(zentangle)來專注在當下,就是透過把注意力拉回當下的覺受和環境,自然地達到減壓的效果。學瑜珈的過程,也大量接觸過引導式的冥想和靜心,就是透過引導的音樂或語言,進入放鬆的本然空無的原始創造狀態。它們都使得我整體變得更健康。也曾接觸過口服英國巴哈花精療法,幫助自己平衡穩定情緒

我曾遠距上過美國知名身心靈老師(作家)露易絲.賀(Louise Hay)的鏡子課程(Mirror Work),透過31天每天練習對鏡子裡的自己真心地說我愛你(I Love You)和其他練習來療癒內在。此外,透過說四句話:「我愛你、謝謝你、請原諒我、對不起。」(I am sorry.Please forgive me.I thank you.I love you.)來「清理內在重複播放記憶」的「夏威夷零極限(荷歐波諾波諾)療法」 我也長期做過。英國的催眠專家Marisa Peer 也告訴我們要常對自己說:「我是夠好的,我是值得被愛的。」(I am enough.I am lovable.)來療癒多數人永遠感覺不夠好的內在匱乏不足感。

直到2014年開始我因緣際會地開始持續跟多位歐美藝術家以彈性時間和遠距的方式習畫,在過程裡發現自己對畫畫的熱愛,畫畫的方式自然無語地轉化釋放了我複雜而多層次的深層負面情緒,更釋放了我內在充沛的創造能量和本然的創作天命,讓我從此不再依賴心理諮商或說話吐心事。也學習過金屬線珠寶編織,長期玩過蝶谷巴特,熱衷插花與蒔花弄草,親近大自然。

目前我持續有在自修光的課程、有靜心冥想和祈禱交託給更高的力量的穩定習慣,並定期接受能量療癒,因為我已經越來越了解我們的生命本是純然創造性的生命能量,絕非只是我們看到的物質身體。持續的能量療癒和長期的靜心冥想習慣,都幫助我時常回歸核心,能夠回到事物的本質,也能時常預先感恩我希望發生的人事物,而不是事後感恩,因此帶給自己更多可以感恩的理由和更豐盛的人生!時常特別是在清晨或剛起床時,刻意地覺知和數算生命中值得感恩的事物,有助於自己維持在好的磁場跟更高的振動頻率,以吸引顯化更好的外境。也能養成寫感恩日記的習慣,固定持續地數算生命中值得感恩和運作良好的方面的人事物!感恩也是一種可有意識地持續鍛練出的人生肌肉。

走在身心靈跟療癒的路上多年後,我已經清楚地認知到,我們每個人都是一股源頭的創造力和生命能量的個別表達!我們本是一股無限的創造能量,一切外在的人事物則都是我們內在的3D投射(影),像是播放電影一樣的並非堅實不破。投影內容都是我們內在根據個別學習成長的需要,由內在投影到外的劇情。每天都是反覆的動態中的平衡和吸引力法則的運作,因此時常回到自身創造的核心和源頭,為自己的投影機和創造負責。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因此帶有意識、有覺知地做出每個型塑我們人生的選擇,而不是反之把自己當成外境的受害人。

我們在任何情境中永遠有所選擇。任何情境和人生考題的意義都在於,遇到這樣的情境,你決定如何以你自己的方式、選擇、態度和風格去面對!例如我面對長期照顧這樣多重需求孩子的尋常高壓和不平衡的生活,仍優先選擇帶著優雅、熱情和美感去生活、旅行和創造!因為時常看到一般人眼中不平衡的人事物,反而因此讓我更懂得真正的美和平衡。常面對更多的挑戰,也讓我更學會隨時臨機應變和時時變通,用槓桿原理尋求省時省力的方法。更學會用不同的多元方式與人深入溝通,時常透過提出(問)對的問題,或是真誠的理解和對話,不卑不亢地幫善善爭取到很多本來可能沒有的機會或權益。常常只是多問一句也毫無損失,或是不把不當答案而是尚有各種可能性,都是後來才鍛鍊出來的成功者思維和習慣。鍛鍊感恩肌肉、持續學習擴展、維持平衡和療癒是一個永遠進行中的旅程,永不止息。